金沙手机登陆网址

文化艺术
 
  • 读书能架三重梯

  • 读实用书,做更强大的人;读审美书,更多发现生活之美;读哲学书,深度思考人生价值

        哲人有云,人生有三层楼:实用层面、审美层面、哲学层面。

        读书能架三重梯。

        顺着书梯,先到实用层面,不须讳言,此处直指工具性功能性。去书店逛一圈,很多书都是为了“学以致用”:帮青少年考学、考证的,指导中年人育儿、理财的,教老年人养生、上网的……甚至告诉你咋旅游、咋买房、咋说话。古时候的《齐民要术》《本草纲目》,和今天的《如何画思维导图》《如何高效做笔记》,甚至不以纸质存在的种种知识付费,往往都属于这种。解决现实问题,即刻转化为“生产力”,变成直观增益。

    接着攀登,便来到审美层面。拿时髦的话来讲,就是“诗和远方”。王羲之的字、毕加索的画、贝聿铭的建筑、布列松的摄影、莎士比亚的戏剧、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……翻看过、阅读过这些,倒未必能马上长出多大本事、得多大实惠,可是,那种艺术上的感染力、精神上的熏陶和愉悦,却是实用书籍很难带给你的。审美书籍有深有浅,近来多有名家著浅文,娓娓道来,掰开揉碎,教你如何欣赏《清明上河图》《富春山居图》之美,或者某段古典音乐的奥秘,真是如逢醴酪,不饮亦醉。

        最后一截,则通往价值层面。探讨的经常是严肃、深奥的大问题:宇宙从哪儿来、人类向哪儿去、如何判断是非、怎么活出意义……跟着这些书琢磨,往往很烧脑、很煎熬,然而一旦有所增益,则宛如醍醐灌顶,可在人生的关键时刻悄然释放出巨大的能量。读霍金的书,把关注点投向黑洞深处;甚至读刘慈欣的科幻,体会在宇宙尺度上的变迁,再来审视身边的一些鸡虫小事,事还是这些事,判断可能就不一样了。

        读实用之书,为稻粱谋,人们有这个需要,实在不必鄙夷;同时,也别因拘于功利,漠视对诗和远方的欣赏、忽略对人和宇宙的探讨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读书应该求得兼,一箭多星。

    强大的人;读审美书,做更有情趣的人;读哲学书,做深度思考人生价值的人。当人人全方位地享有读书的增益,充分汲取到不同书籍中的不同营养,社会也将随之充满活力。